湖北弘楚强夯基业建设有限公司

强夯施工,强夯地基,强夯工程,基础强夯

 

网站公告
“真诚合作,精益求精,诚信,优质,高效,努力打造强夯第一品牌”是我们的宗旨,立足点高,追求卓越,以最合理的成本,铸造最精品的工程。欢迎广大客户前来洽谈业务,共创辉煌!期待与您合作,共赢电话:13803543468 曾经理
产品分类
站内搜索
荣誉资质
友情链接
企业动态
新疆近三成土著鱼种难寻踪迹 科研人员助其重返家园(组图)
发布时间:2021-11-23        

  据了解,新疆各大湖泊鱼类近100种,其中土著鱼超过一半,然而,近30年来,受自然环境及人为因素影响,已有14种土著鱼难寻踪迹,约占土著鱼品种的30%。而继续存活的土著鱼种数也因捕捞过度等原因急剧下降。

  目前,新疆水产科研人员已经攻克10余种土著鱼的饲养、催产、孵化等技术难关,并试图通过大规模的放流活动和人工繁育技术,帮助土著鱼恢复种群、重返家园。

  近日,得知渔业人员要在博斯腾湖放流大头鱼,渔民陈存连忙赶到现场。看到现场放流了上千尾身带PIT电子标签(便于科研人员及时了解放养大头鱼的信息,从而更好地帮助它们繁衍壮大)的大头鱼,陈存很感慨:“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到大头鱼了,上世纪60年代,这湖里的大头鱼多得可以用箩筐舀”。

  博斯腾湖此次举行的增殖放流活动,是由国家农业部、自治区人民政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联合启动的。在国家农业部的支持下,新疆已进行了3年大规模人工放流活动,放流鱼类有草鱼、鲤鱼、鳙鱼等经济鱼类,也有扁吻鱼(俗称大头鱼)、白斑狗鱼(俗称乔尔泰)、河鲈(俗称五道黑)、梭鲈、丁鱼岁、江鳕、东方欧鳊、额河银鲫等新疆特有的土著鱼。

  3年来,新疆水产科研部门、渔业部门、渔场相继投入上亿资金,用于土著鱼救护中心的建设、土著鱼亲体捕捉、孵化和投放等领域。土著鱼和经济鱼的投放点除吐鲁番地区外,几乎覆盖全疆的各大河流、湖泊和水库。

  “大规模放流土著鱼和经济鱼类,既是为了提高渔业产值,增加渔民收入,更是为了维持土著鱼现有种群,保护水生物的生态平衡。”自治区水产局副局长张人铭说。

  此前,新疆水产部门上报给政府的一份新疆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显示:裸腹鲟、塔里木裂腹鱼、新疆裸重唇鱼、银色裂腹鱼等14种土著鱼面临生存危机,“北鲑、西伯利亚鲟、小体鲟、银色裂腹鱼等土著鱼已经绝迹,近几年,大头鱼、塔里木裂腹鱼的标本也很难找到。”新疆水产部门一位科研人员说。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人们修建水利工程、过度捕捞、引进外来物种,致使大头鱼、塔里木裂腹鱼、银色裂腹鱼、伊犁裂腹鱼等土著鱼在原产地相继消失,而部分土著鱼的消失,又对当地生态环境带来不良影响。

  在阿勒泰北屯,额尔齐斯河流经地带,一度曾水草丰美、物种丰富,然而,近10年来,每年夏季,这里都会暴发蚊灾,当地政府为了消灭蚊虫,甚至动用了飞机。当地居民认为蚊灾和水源丰富有关,却不知道,蚊灾和土著鱼的消失也有很大关系。

  曾经活跃在额尔齐斯河的东方欧鳊和贝加尔雅罗鱼喜食蚊虫幼体,它们凭借特殊的嗅觉,在水洼中吞噬蚊虫幼虫。然而,上世纪80年代,人类活动导致这两种鱼大量减少,蚊虫自此泛滥成灾。

  同样,五道黑曾是乌伦古湖的主要土著鱼种,上世纪90年代,乌伦古湖引进了池沼公鱼,这种鱼迅速繁殖,不但挤占五道黑等土著鱼生存空间,在食物不足的情况下,其幼体还以五道黑的鱼卵充饥,位于湖中食物链终端的五道黑衰减后,乌伦古湖生态开始失衡,为维护水中生态,福海渔场不得不通过人工繁育放流方式恢复五道黑种群。

  在博湖的大头鱼和塔里木裂腹鱼也未能幸免,这两种鱼产卵习性奇特,每年4月下旬,它们都会成群结队地逆流游到博湖上游,然后在水质清新、砂砾底质的缓流河道产卵。上世纪60年代,当地为引水灌溉,修建河闸大坝等水利工程,大头鱼世代相传的繁殖习性被打乱,种群开始下降。博湖引进五道黑后,进一步加速了大头鱼的衰竭。大头鱼剧减之后,博湖杂鱼大量繁殖,过度消耗水草,不但造成水质变坏,还影响了当地渔业产量。

  和大头鱼一样,生活在伊犁河的伊犁裂腹鱼、新疆裸重唇鱼、斑重唇鱼等土著鱼也有相同的产卵习性。由于每公斤伊犁裂腹鱼价值百元以上,每当这些土著鱼沿河道上溯产卵时都会遭到大肆捕捞,到上世纪90年代,伊犁河80%的土著鱼种群数量便因此呈现迅速下降趋势。

  “依靠土著鱼自然繁殖,已经很难维系自身的种群了”,张人铭说,只有采用人工增殖放流方式,才能帮助土著鱼种群继续繁衍。但他同时认为,人工放流也只能帮助土著鱼维持现有种群,但无论如何也难以回到从前。

  张人铭曾从事过6年大头鱼繁育研究,他说,曾广泛分布于塔里木河的大头鱼,目前只在渭干河及克孜尔水库有几百尾的自然种群了。从2000年开始,他和众多科研人员就开始捕捉大头鱼亲鱼,到2006年,精心驯化养殖存活仅90余尾。

  由于大头鱼雌雄外形相似,很难区分,繁育研究进行的前两年,一直毫无进展,第三年春季,他们沿着大头鱼的产卵通道寻找,终于捕捉到一条正在产卵的雌大头鱼,大头鱼的繁育难关才逐步破解。

  大头鱼人工繁育成功之后,他们相继向大头鱼原产地克孜尔水库投放了70余万尾小鱼苗,然而,种群恢复却并不是很乐观。“虽然水库的上下游已经可以见到大头鱼的小鱼苗了,但很难保证偷捕者不对其进行破坏”,张人铭说:“大头鱼的性成熟需要6至7年,这个种群一旦衰竭,再想恢复很难。”

  自治区水产科研所主任蔡林钢也在为伊犁裂腹鱼种群恢复苦恼,“近几年,随着裂腹鱼价格不断攀升,过度捕捞也在加剧,伊犁裂腹鱼的人工繁育和放流虽然一直在进行,但种群恶化情况并没有改善”。

  据了解,为帮助土著鱼恢复种群,今年,自治区规定,所有河流在进行水利工程建设时,如果评估可能影响到土著鱼的种群数量,就必须建增殖放流站,目前,伊犁河和开都河等河流都已经在规划土著鱼增殖放流站。

  为确保各湖泊河流生态平衡,张人铭说,水产部门还规定,“用于增殖放流的鱼苗或者虾蟹都必须是本地苗种。如果放流外来品种,应当通过省级以上渔业行政主管部门组织的专家论证。同时,禁止各地使用外来种、杂交种、转基因种以及其他不符合生态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种进行增殖放流”。